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張宸浩 反課綱之我見 之 戰爭歷史




張宸浩的相片。
反課綱之我見 之 戰爭歷史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這是村上春樹2011年在以色列演講時的經典名言。我有時想想,自己似乎也常依循著這樣的信念。
今年是二次大戰結束七十周年,台北市政府卻取消紀念活動。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紀念活動,加上廣島原爆七十周年等等,但是台灣卻異常低調,反而出現反課綱活動,其實一直都有很多話想要寫,總是想說算了,這種政治長文也不討喜,自己還有很多事情,但是就如同春上村樹所說「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或許是這樣的信念驅使我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
我有一個不是很討喜的嗜好,就是對於歷史很有興趣,從小到大甚麼書都看,而且一看到歷史的紀錄片就會停下來看,尤其對於二戰的歷史很有興趣,記得以前當受 雇律師的時候常常周日看電視戰爭史看到很晚睡,明明應該睡了又想看完,幸好後來有數位錄影機,直接錄了有時間再看就可以。
為什麼說這個嗜好很不討喜呢? 你聽過哪個人喜歡跟同性朋友聊歷史的嗎? 很少,你聽過有女性喜歡跟異性朋友聊歷史嗎? 沒有
我發現,歷史從來就沒有客觀的,要知道學歷史一定有他的意義存在,學法律和學科學都很實用,你知道他的用處,但是學歷史幹嗎? 要製作孫叔叔說故事嗎? 當然不是。學歷史的目的,是為了以歷史為鑑,不要犯同樣的錯誤,記取教訓。所以你必須對於歷史下主觀的評價,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歷代有名的史書,一定會有撰 寫者的主觀評價,因為他要告訴你,他寫這篇的作用是甚麼。
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反課綱的問題,那絕對不是在爭甚麼客觀的歷史,而是在爭你對於歷史怎麼去解讀。怎麼去評價,一旦你確定你評價的方式,就影響你的目的,還有對於未來的影響。
我喜歡看戰爭史,除了看到戰爭時候那種兩軍的競爭,爾虞我詐,覺得很新奇之外,另外就是當看到戰爭的可怕,對於人類的傷害,就會發現自己活在多麼幸福的時 代,雖然不是最幸福的時代,但是至少自己沒有活在戰爭時候,那種對於人類全面性的滅絕讓人無法想像,當我們看到八仙塵暴事件,大家都非常受到震撼。踴躍捐 錢,但是當戰爭的時候,尤其二次大戰,那些都是常態,你只會看到一堆冰冷的數字,告訴你這場戰役死多少人 ,傷多少人,就這樣結束。多少家庭破碎,多少人一輩子被毀,多少可怕的傷口,你是看不到的。所以如果我們用八仙塵暴事件的標準看戰爭,那戰爭比塵暴事件可 怕一兆兆倍吧。
所以,看戰爭史會知道,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避免戰爭,這是讀這個歷史我們學到的,每次看到那些畫面的震撼,都會讓我思考很久。
我大學的時候喜歡搖滾樂,對於搖滾樂了解的人就知道,聽搖滾樂不是只聽音樂本身,而是聽他的內涵,他要表達的東西,還有當時的文化,所以會研究到六零年代 美國的嬉皮文化,他們說「要做愛不要戰爭」,以約翰藍儂和巴布狄倫為首的反戰聲音在美國六零年代響徹雲霄。很多反戰歌曲我都琅琅上口,那些歌手知道自己的 使命,他們不只是做音樂,他們關心這個世界。
所以,當我在大學的時候,我創立搖滾音樂研究社,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我和社團朋友,聯合校內將近十個社團,在學校發起反戰聯署,一連幾天中午在 學校最熱鬧的餐廳門口,擺攤位播放和演唱反戰歌曲,在校內號召大家來聯署,那時候召集了很多名單,最後把聯署書送到美國在台協會去。要用我們的方式,去抗 議美國和布希政權對於伊拉克的非法入侵。
現在很多反課綱學生都被社會認為是單純又有理想,年輕又熱血,所以社會普遍支持他們。當然,年輕,熱情,有理想,這些都很好,誰沒有年輕過,我當年也做過 很多熱血的事情,事實上一直到現在都有點冷靜不下來。我絕對不會去譴責任何有理想有熱血的行為,包含現在我都主張勞工應該組織工會去每間大企業門口抗議勞 動剝削,就像那些學生去教育部一樣。
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反覆的播送,反覆的被討論,反覆的做成書籍,這些是為了甚麼? 為了孫叔叔說故事嗎? 當然不是,他有一個很重要的歷史評價,就是二次大戰的過程,就是反法西斯陣營對抗法西斯陣營的過程,是有好人和壞人的,沒辦法歷史就是這樣,你千萬不要跟 我說,沒有誰對誰錯這種謬論。二戰的歷史已經被這樣定調,他本身就是有目的的,為了避免第三次大戰。
誰發動戰爭,就是錯的,理由在正當都一樣,納粹發動侵略戰爭的時候,一開始說要團結日耳曼民族,建立日耳曼國家,歐洲列強覺得很合理啊。 就放任他去併吞,一直到攻打波蘭之後,英法才發現不對勁而宣戰。納粹屠殺猶太人,他的理由是為了世界更美好,覺得自己做一件高尚的事情,攻打蘇聯的理由是 爭取日耳曼民族更多生存空間,納粹認為日耳曼民族是全世界最優秀的民族,所以應該統治世界,不優秀的民族應該被消滅,這是一種右派的價值觀。而日本為什麼 和德國結盟,因為日本的價值觀也和德國一樣,日本認為自己是全亞洲最優秀的民族,所以應該由日本來帶領亞洲脫離英美的帝國主義,而帶領的方法就是去占領亞 洲其他國家並且統治,這種理論可以寫一本書我覺得都沒問題,而且聽起來也很合理,事實上再攻打馬來半島的時候,日本這樣的理論說服了部分印度軍隊。日本攻 打美國的理由,是因為認為美國是愛好享樂的民族,所以只要把珍珠港毀了,美國就沒有能力反擊了。
但是你去仔細分析,這就是一種右派的論點,左派的論點是「世界上的人都是平等的,當然有些人比較有能力,那有能力的人應該要照顧沒有能力的人」。而右派的論點是「世界上本來就有些人比較優秀,所以優秀的人應該要統治不優秀的人,要壓過不優秀的人」
日本很明顯的把兩種論點用一種似是而非的邏輯的混淆,的確,日本人很優秀,我沒有意見,那你可以捐錢給其他國家,去幫助其他國家啊?? 請問你攻打其他國家幹嘛??
但是日本一定會跟你說,他攻打其他國家是為了解放其他國家的人,這樣才可以幫助其他國家的人,他幫助的方法就是直接統治。說實在這樣的理論你乍聽之下還會覺得很有道理耶。所以日本侵略了周邊的國家,造成了可怕的戰爭傷害,而佔領台灣是第一步驟。在清朝年間就佔領了。
很多人說日本人很好啊!很仁慈啊!尤其很多台獨份子的論點是這樣的。說我們覺得日本人不好,很殘忍,都是被國民黨洗腦,好吧~ 但是請問國外的戰史編輯有國民黨的人嗎? discovery和國家地理頻道難道有國民黨的人在臥底嗎?好像國民黨很強大可以支手遮天一樣?!?!
巴丹死亡行軍難道是國民黨編出來的嗎?那些功打南洋,新加坡時候的暴行,電影永不屈服 難道是國民黨編出來的嗎? 當然不是,日本在二次大戰時候的暴行,舉世公認,無可逃避,發動戰爭的罪,不容許任何的掩飾,為什麼要強調這些,因為日本是侵略者,當我們對於歷史做出清 楚的定義,才能夠避免歷史的再度重演,當所有人譴責日本的侵略,就好像譴責鄭捷的殺人一樣,才不會有任何國家包含日本,再做出相同的事情。鄭捷是有法律的 制裁的,但是日本沒有,制裁日本唯一的方法就是歷史和輿論。只有這樣,我們不會因為日本發動戰爭就不去日本玩,或是不買日本的東西,或是去揍日本人,當然 不會,甚至他們地震我們也捐款,這是基於一個左翼人道的理念。但是我們一定要用歷史和輿論制裁日本政府和當年的軍國主義者,因為這是唯一的制裁方法,也是 避免戰爭的方法。
約翰藍儂用他的歌曲反戰,我們用歷史來反戰。
反之,當年,日本人發動戰爭,侵略中國,中國人民勇敢抵抗,死不投降,我深深佩服,假如我不是台灣人,假如我不是中國人,我還是佩服。其實我認為國共兩黨 當年的教育都太過狹隘,對日抗戰不是任何一個黨領導的,也不是哪一個人特別厲害是民族英雄,其實八年抗戰是全體中國人浴血抗戰取得勝利,其實很多抗日名將 最後和蔣介石的關係都不好,比方李宗仁是直接翻臉、白崇禧是處於危險邊緣、孫立人是極度效忠蔣介石但是還是被軟禁。總體來說中國人全體浴血抗戰,取得勝 利,這是反法西斯陣營對抗法西斯陣營,弱小民族對抗優秀民族的侵略死不投降,反對帝國主義取得的偉大勝利,對於全人類都有高度的貢獻,我認為以一個左翼的 觀點來看,我非常佩服當年中國人的勇氣和犧牲,不管我現在到底是不是中國人。
約翰藍儂用歌曲來反對帝國主義,我相信他也會佩服中國人。
也許你會說,那德國呢? 現在已經沒有人在罵德國了,為什麼還要針對日本呢? 都那麼久的事情了。還有人說,追究日本的罪刑就是仇日?
事實上,為什麼沒有人罵德國,是因為德國道歉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而且德國是全體國民集體的道歉,沒有人會去合理化二戰做的任何行為,事實上德國當初 發動戰爭是納粹黨所為,有部分德國人也被納粹迫害,包含德國共產黨和德國社民黨人,但是戰後德國社民黨執政以後,還是代表所有德國對世界道歉,但是其實道 歉的人本身也是受害者,但是它們不會說「我們也是受害者耶~~我幹嘛道歉?」 並不會,全體德國人概括承受這段歷史,沒有人否認德國當年是錯的,而且德國人還賠款,以色列建國的時候,德國人捐了很多錢。最有名的道歉,是在 1970年12月7日,當時的聯邦德國總理維利·勃蘭特冒著凜冽的寒風來到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下,他向猶太人死難烈士紀念碑敬獻花圈後,突然雙膝跪在 死難烈士紀念碑前的大理石板上,震驚世界,之後,這位總理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而他根本就是被納粹迫害的社民黨人士啊。
我們知道,一個人犯了罪,法院會判他罪,讓他服刑,理由是希望他不要再犯,法律上稱為預防理論。而法官量行的標準,如果一個人真心悔改,認錯,通常被認為 犯後態度良好,刑度上比較輕。其實理由也是因為,認為再犯的可能性比較低,因為他都知道錯了,也願意承認,表示不再犯。
以上這些,德國都做到了,所以大家不會再去追究德國的罪刑,因為大家知道,德國不可能再發動戰爭啊!!(現在德國還成為維持和平的主要力量,在美帝主義侵略伊拉克的時候,扮演很強的反對力量)
但是日本呢? 我們看到的,日不斷的去合理化二戰的行為,不願意認錯,竄改歷史,說慰安婦是自願的,說日本當年多好多好。說日本侵略他國是有他的理由的.....等等。
以我剛剛提到的觀點,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歷史被竄改了,無法達到以史為鑒的效果,侵略者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不認錯,再犯的可能性相當高。但是日本會被抓 去關或是有任何制裁嗎? 沒有。不會有制裁,歷史和輿論就是唯一的制裁,但是這樣的制裁力量越來越小了,日本首相不斷的去拜靖國神社,李登輝去拜靖國神社,去紀念那些二戰的英雄。 這是很危險的。這種行為就好比德國今天如果設立一個紀念館,把希特勒、希姆萊、戈林、戈培爾等等人供奉起來膜拜,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情。
這代表著,日本可能發動戰爭,「發動戰爭的人沒有錯」這樣的歷史觀會導致戰爭再度發生,給人類帶來可怕的災難。所以,約翰藍儂用歌曲來反戰,我們要用歷史 來反戰。我們抱著高度的未雨綢繆,來譴責日本,這不是仇日。日本也有好人,比方宮崎駿、村上春樹就是,我們希望日本這樣的左翼聲音更強大,才能抑制戰爭。
台灣被日本統治過一段時間,事實上這就是日本發動戰爭的首部曲,日本當年發動戰爭,也經過國內的一番爭論,但是在軍國主義者的抬頭,還有戰爭的勝利和輿論 的發展下,一步步走向全面的太平洋戰爭。但是今天還是有很多台灣人去合理化日本在台灣的行為,說日本統治台灣多好多好,我實在無法理解。你是要用現在的標 準去看呢?還是用當年的標準去看呢?
很多人會說,阿國民黨殺多少人啊~ 國民黨比日本還可怕啦~ 之類的。我請問那跟日本人的暴行有甚麼關係?打個比方,今天如果有一個人殺人,別人譴責他,他說「沒有啊~ 鄭捷殺那麼多人我才殺一個,我哪有很壞。」你去譴責鄭捷,如果他說「沒有啊陳進興比我更壞,我沒有很壞」 請問這種道理說得通嗎?
國民黨殺多少人,你要去宣傳去強調我不反對,但是因為這樣就去合理化日本人的行為就很奇怪,壞就是壞,不會因為你找到更壞的,他就變成好的。
用現在的標準來說吧。日本人當年在台灣監禁共產黨人,很多台籍菁英都被監禁,包含簡吉、謝雪紅,請問這不是政治迫害是甚麼? 當年蔣渭水組黨被禁,多次入獄,請問不是政治迫害是甚麼?更不用提霧社事件還有林少貓等等抗日事件,大大小小日本人在台灣殺了多少人。這不容竄改。也許有 人說可是國民黨也殺人啊。正如我剛剛說的,壞就是壞,不會因為你找到更壞的,他就變成好的。所以你如果覺得很不爽,你就兩個都罵,才對,怎麼會說日本人統 治台灣人統治的很好,而去稱讚日本人? 匪夷所思。
事實上,國民黨剛剛來台灣的時候,陳儀主政,那時候言論自由的程度還遠遠超過日本統治時期呢。是戒嚴以前台灣言論最自由的時期,但是陳儀卻被大家罵死了。 我們聽到那些二二八的故事,總是老套講個一樣的劇情,卻沒有人說出,其實陳儀的時期台灣根本是言論自由的黃金時期啊。整個完全解禁大開放,我也是後來慢慢 才去了解到。
然後,日本人在台灣賣鴉片,而且是給親日的台灣大財團去賣,還有專利哩。以今天的標準,我假設馬英九政府在台灣賣鴉片,給比方旺中集團專利權賣好了,你看馬英九第二天會不會被暴民衝進總統府吊死??
當年某位著名文人寫下鴉片有益論,這些都是證據啊~~~ (雖然我個人是主張吸毒除罪化還有大麻合法化啦,但是畢竟和主流民意不同)
所以,日本人在台灣的暴行,無庸置疑,但是你會說,應該以當年的標準來看啊~怎麼可以用現在的標準來看?
好,那請問如果你用當年的標準來看,那為什麼要罵蔣介石? 蔣介石在當年對台灣人也不差啊~ 現在很多人罵蔣介石,都是用現在的標準去看待,而不去考慮到當年的國共戰爭危及還有戰時的非常時期。當然有人要罵蔣介石我不反對,但是他們幾乎都是用現在 的標準去看當年的政策,而不是用當年那種非常時期的標準去看,我也沒意見,但是當你看日本人的統治,就必須以現在的標準,才不會兩套標準,不公平。
有人會說,日本人在台灣把台灣建設的很好啊。大家過得很好啊。的確,日本的國力是比中國強,所以一比較起來就有落差了。但是說實在蓋東西誰不會啊。現在大陸蓋東西也很快啊。在中央集團的體制下蓋東西本來都很快,台灣現在蓋東西慢吞吞很多時候是因為民間的聲音過多。
我認為,會去稱讚日本在台灣的建設,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那如果這樣美國人的建設也很棒啊。是不是乾脆台灣被美國統治比較好,就不用一直罵馬英九了。那大陸蓋東西更快啊,是不是大陸來統治我們比較好??
日本的確是比較優秀的民族,但是正如我當初所說,優秀的民族應該統治不優秀的民族,這是一個右派的政治觀點,因為我比你優秀所以我應該統治你,就是這種觀 點助長了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興起,這種想法和歷史觀點是相當危險的。讀歷史要知興替,以史為鑑。一直宣傳這樣的論點很顯然是沒有以史為鑑,當年就是這樣 的論點大行其道,才會助長極右派帝國主義的侵略發生,如果所有的人都認為只要建設的好,優秀民族就可以侵略弱小民族,那很好美國如果侵略台灣,大家都要拍 手說好棒棒。美國也可以侵略南美洲了,中國也可以侵略尼泊爾和印度,是這樣的嗎?
但是,台灣內部卻有很多人一直宣傳這樣的言論,這樣的論點和日本裡應外合,將會導致極右派帝國主義的興起,造成戰爭的可怕結果,所以必須從源頭截斷,只有 否定日本在台灣統治的合法性,不去宣傳在台灣的建設貢獻,才能夠達到抑制帝國主義興起,達到防止戰爭再度發生了目的,就如我一開始所說,歷史本身沒有客觀 的,所有的史家都會去做主觀的評價,因為讀歷史本身是有目的性的。
講到這裡,我滿想問那些反課綱學生,你們一直強調日本在台灣的建設多偉大多好,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
好了,反正寫那麼多,我這種論點還是「社會觀感不佳」
其實我想說的很多,這些只寫出三分之一而已,時間不早了,其實這些論點和台灣主流民意以及民粹是違背的,但是我認為還是要寫出來,為什麼呢? 因為「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這也是村上春樹2011年在以色列演講時的經典名言。
村上在今年,針對二戰七十周年,他說:「日本唯一能做的事,也就是道歉,直到這些國家說,『我們不盡然完全忘懷,但你們道夠歉了。我們現在可以把爭議放到 一旁了』。」 村上表示,「道歉並不丟人」,日本過去對他國的侵略是既定事實,「儘管細節存在爭議」。村上這樣的發言當然在日本國內被批評,正如我之前所說,並不是所有 日本人我們都要譴責,我還是會去日本玩,看到日本人我還是我很親切的跟他介紹台灣,因為並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是帝國主義右派份子。但是對於以日本自民黨政府 為首的右派政權,我們一定要譴責,不為什麼,就為了不讓歷史重蹈覆轍,巴布狄倫用歌曲來反戰,我們用歷史來反戰。


寶芙麗洗面乳1瓶2000元一口價買10瓶優惠大盤價16000元/寶芙麗賦活霜1瓶2500元一口價買10瓶優惠大盤價19000元兩種各買5瓶也可以有需要與了解給我電話/0933247612/蘇銀貴台灣皇嘉生醫恭祝身體健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