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228新調查 長老教會台共流氓齊暴動 最新研究:長老教會介入228暴動 二二八報告 五大突破性發現+ 二二八事件---歷史上消失的十天




228新調查 長老教會台共流氓齊暴動 最新研究:長老教會介入228暴動 二二八報告 五大突破性發現+

二二八事件---歷史上消失的十天


2011/12/12 15:51:10

228新調查 長老教會台共流氓齊暴動
最新研究:長老教會介入228暴動

 
受民主基金會委託,撰寫最新完成「二二八研究報告」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朱浤源指出,研究成果有五大突破性發現,而事件的背後,中共地下黨發揮強大號召力量,台灣的基督教長老會也與大流氓結合,會同台籍日本兵、中共地下黨等人一齊暴動。
 
此研究報告共有廿多位研究人員參與,尚未在台灣發表,朱浤源十日在華府漢學會(Washington DC Mandarin Association)先發表研究成果。他說,將在本月把報告交給基金會董事長王金平。
 
朱 浤源說,研究成果有五大突破性發現。第一,過去若干口述歷史,執筆者在文字中「上下其手,置入不該有的情緒」;第二,台灣光復以前,中共地下黨已經滲透到 國民政府多個部門;第三,台灣的國軍可用之兵僅七百;第四,美國少數希望託管台灣人士介入很深;第五,長老教會廣泛參與攻擊行動。
 
朱浤源曾撰文批評「辛亥革命中的基督教性格」,他說,二二八事件也有很濃的基督教性格,「講得更白一點,就是基督教長老會參與二二八暴動」,且證據充分,而參與暴動者都是最優秀士紳,比較具有理想、浪漫而單純。
 
中共地下黨員雖僅約七十人,但可號召的武裝人員多達七千人,「之所以能夠發揮這種以一當百的效果,原因是地下黨的成員非常優秀」。他指出,地下黨的外圍組織「讀書會」,其成員之一是李登輝,李那時在台北士林的曾文惠(後來成為李登輝之妻)家裡研讀馬克思的《資本論》。
 
朱浤源舉證說,民眾在嘉義攻擊機場時,「中共地下黨也來,長老會也來,流氓也來,台籍日本兵也來。」在彰化田中,外省人陳肇家的伯父、父親、母親、老家人「史良」被打、被殺、被搶,「赫然發現長老會基督徒率眾參與殺人、打人與搶劫工廠內的織布機等財產。」
 
報告說,二二八之後的十二天裡,「中共地下黨與長老會的力量更蓬勃發展」。當時「以中共為主,散播輿論攻擊政府,領導台北、台中、南投、嘉義四地學生的武裝鬥爭」;「以長老會為輔,局部掌握淡水、彰化、高雄、台南地方勢力。」
 
在攻擊淡水駐軍時,「淡水中學(今淡江中學)校長親自領導」,參加者包括淡水中學的數學老師、體育老師;朱浤源指出,事件的第一位死難者陳文溪是在前一天喪生,係淡水中學畢業。陳文溪的哥哥是大流氓,侄兒也是大流氓,「大流氓與教會就在二二七的晚上結合了」。
 
朱浤源表示,長老會究竟怎麼捲入二二八的,仍在調查研究,「問題是長老會不給我們看資料」,相關資料收藏在台南的長榮中學,他拜託了很多次,也去了三、四次,「一份都看不到」。

二二八報告 五大突破性發現

 
最新完成的「二二八」研究報告指出,這起不幸事件的背後,中共地下黨發揮了強大的號召力量,而台灣的基督教長老會也與大流氓結合,會同台籍日本兵、中共地下黨等人一齊暴動。
 
此一研究報告尚未在台灣發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朱浤源10日在向華府漢學會(Washington DC Mandarin Association,成員主要是美國人,志在學習中華文化)發表此一研究成果。他說,台灣的民主基金會委託進行此一研究,共有20多位研究人員參與。他在11月30日把報告交給基金會董事長王金平,隔天就出國了。
 
台灣可用之兵僅700人
 
朱浤源說,研究成果有五大突破性發現。第一,過去若干口述歷史,執筆者在文字中「上下其手,置入不該有的情緒」。第二,台灣光復以前,中共地下黨已經滲透到國民政府多個部門。第三,防守台灣的軍隊人數非常少,可用之兵僅700人。第四,美國少數希望託管台灣之人介入台灣很深。第五,基督教長老會廣泛參與攻擊行動。
 
他 根據研究成果指出,事件雖非中共地下黨策動,但地下黨「的確發揮很大作用」,包括北部的學生軍、中部的二七部隊、嘉義圍攻彈藥庫等事件,都與當時潛伏在台 的中共地下黨脫不了關係。他舉出一件從未曝光的史料:二二八之前數月,台南機場7萬多發榴彈炮炮彈爆炸。他說,這種炮彈要達到數百度的高溫才會爆炸,因此 不是意外,必然是有專家籌畫,這說明中共地下黨當時在台灣的力量。
 
朱 浤源曾經撰文批評「辛亥革命中的基督教性格」。他說,二二八事件也有很濃的基督教性格,「講得更白一點,就是基督教長老會參與二二八的暴動」,而且證據非 常充分。他說,參與暴動的都是最優秀的士紳,比較具有理想,浪漫而單純。同樣的,地下黨員約70人,但可號召的武裝人員多達7000人,「之所以能夠發揮 這種以一當百的效果,原因是地下黨的成員非常優秀」。他指出,地下黨的外圍組織「讀書會」,其成員之一是李登輝,李那時在士林的曾文惠(後來成為李登輝之 妻)家裡研讀馬克斯的《資本論》。
 
赫見長老會率眾參與
 
朱浤源舉證說,在嘉義,民眾攻擊機場時,「中共地下黨也來,長老會也來,流氓也來,台籍日本兵也來。」在彰化田中,外省人陳肇家的伯父、父親、母親、老家人「史良」被打、被殺、被搶,「赫然發現長老會基督徒率眾參與殺人、打人與搶劫工廠內的織布機等財產。」
 
報 告說,二二八之後的12天之中,「中共地下黨與長老會的力量更蓬勃發展」。當時「以中共為主,散播輿論攻擊政府,領導台北、台中、南投、嘉義四地學生的武 裝鬥爭」;「以長老會為輔,局部掌握淡水、彰化、高雄、台南地方勢力」。攻擊淡水駐軍時,「淡水中學校長親自領導」,參加的包括淡水中學的數學老師、體育 老師。
 
朱浤源表示,事件的第一位死難者陳文溪是在前一天喪生,係淡水中學畢業。陳文溪的哥哥是大流氓,侄兒也是大流氓,「大流氓與教會就在二二七的晚上結合了」,結合的地點距離大稻埕教會不遠;至於大稻埕教會有沒有參與,還需要很多工夫研究。
 
朱浤源表示,長老會究竟怎麼捲入二二八的,仍在調查研究,「問題是長老會不給我們看資料」。相關資料收藏在台南的長榮中學,他拜託了很多次,也去了三、四次,「一份都看不到」。
 
國民黨者操控論述
 
朱 浤源指出,許多有關二二八的學術、教育論述,徒有自由民主的形式,其實是高度政治化,「幾乎被實際上反國民黨的少數綠化人士所操控」。而他與同僚根據更多 的的檔案與調查,看到「許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內容」,與當前一些論著相比,「差距十分之大……研究成果已經足以超藍、超綠、超紅,進入無顏色的中立階段」。
更多新聞請看《旺報》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朱浤源在華府漢學會中,發表最新完成的「228」研究報告時指出,「228」議題幾乎被反國民黨的少數綠化人士所操控。事實上,當時中共地下黨、基督教長老會與大流氓、台籍日本兵等一齊暴動。
(劉芳報導)
朱浤源接受民主基金會委託進行「228」研究報告,他應華府漢學會(Washington DC Mandarin Association)邀請,發表這個剛剛出爐、還沒在台灣發布的最新報告內容。
朱浤源指出,這次調查看到許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內容,和目前一些論著的差距十分大。其實「228」議題被高度政治化,幾乎被實際上反國民黨的少數綠化人士所操控。
朱浤源說,研究成果有五大突破性發現。
第一,過去一些口述歷史,被執筆者在文字中置入不該有的情緒。
第二,台灣光復以前,中共地下黨已經滲透到國民政府。
第三,防守台灣的軍隊人數僅僅七百人,難以控制局面。
第四,美國少數人希望託管台灣,而他們介入台灣很深。
第五,基督教長老會廣泛參與攻擊行動
朱浤源指出,基督教長老會與大流氓結合,會同台籍日本兵、中共地下黨等人一齊暴動。至於長老會究竟怎麼捲入228的,仍在調查研究。他說,長老會不給我們看資料。相關資料收藏在台南的長榮中學,去了三、四次,一份都看不到。
中廣記者劉芳美國華盛頓報導

二二八事件---歷史上消失的十天


二二八事件距今六十四年,白色恐怖時期這 件事被國民政府刻意隱瞞,直到黨外運動興起,才又拿出來討論。接著,記念碑、記念公園、記念日到國定假日都來了。討論歷史本是好事,但我們卻發現,二二八 事件的真相經過討論,越發模糊,國民政府當然不該在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其間隱瞞二二八真相,但黨外所詮釋的二二八又何嘗不是另一種隱匿?不是另一類的歷史 傾斜呢?

消失的十天//
許多關於二二八的歷史書籍告訴我們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1947年二月27, 林江邁於大稻埕天馬茶房前從事私菸販售,遭政府查緝隊查獲,並沒收其私菸與身上的錢財,甚至動手打傷林江邁,周圍群眾看不下去,包圍緝察隊,緝察員傅學通 鳴槍示警,卻誤殺圍觀者陳文溪。群眾當晚便包圍派出所要求交出傅學通,警方不願允諾。翌日,隨即爆發全島爆動。接著,三月十日,國軍入台鎮壓…
歷史記載了事發當日(227),記載了暴動當日(228),也記載了政府出兵日(310),奇怪的是,從228310之間的十天,似乎鮮少有人關注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然而,這十天幾乎正是整個二二八事件中政府是否派兵的最關鍵時刻。
十天煉獄//
唐賢龍所著「台灣事變內幕記」指出了國軍出兵前十天台灣的慘狀:
「…在台北新公園中…打死十幾個外省人,毆傷二十幾個公務員…」
「…他們對她盡情的調戲後,便一刀將她的嘴巴剖開,一直裂到耳朵邊,後將她的衣服剝得精光,橫加毆打,打得半死半活時,便將她的手腳捆起來,拋到陰溼的水溝中,該婦人慘叫良久後即身死…」
「…當小孩正在旁邊哭喊媽媽時,另一殘暴的台灣人,便用手抓住小孩之頭,用力一扭,即將小孩之頭倒轉背後,登時氣絕…」
「…一小孩被民眾將雙腳綑起,將頭倒置地上,用力猛擊,直至腦漿流出時方將其拋於路旁…」
「…民眾一手執一學生,將他們兩人的頭猛力互撞,等到該兩小學生撞得腦血橫流時,旁觀之民眾尤拍手叫好…」
「…有ㄧ開旅館之孕婦,被民眾將其衣服剝光,迫令其赤裸裸的遊街示眾,該孕婦羞憤無已,堅不答允,便被一手持日本軍刀之台灣人,從頭部ㄧ刀下去…」
「…當他從辦公室裡走出來,即被ㄧ個台灣人當頭一棒,打得他腦漿迸流…」
「…ㄧ對青年夫婦路過此地,又被群眾圍住,吆喝喊打,嚇得他們跪地求饒,時有很多台灣的小學生擠進人叢中,一看原來是『阿山』,便連忙你ㄧ腳、他ㄧ腳,將他們兩踢在地上滾成一團,這時民眾更拳腳交加,棍棒齊揮,不一會,他們便被打得血肉模糊…」
「…五個女眷被台灣ㄧ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污後…均憤極自縊殉難…」
只是抗議嗎?//
李登輝主持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中,歷史文獻多處引用出自此書,其公允性無庸置疑。
我們看見了這十天的慘狀,所謂的「反抗政府、示威抗議」需要以強姦、殺小孩做為手段嗎?這真的只是純樸的台灣人無法忍受貪腐政權所發出的不平之鳴嗎?
無理的要求//
二月二十七號,執法人員執行公務過當雖屬事實,但抗議份子包圍警局要求將誤殺陳文溪的傅學通「就地正法」,試問,是當場槍斃的意思嗎?這合理嗎?
事發後,陳儀在協調會議上承諾「懲兇賠款」、「不秋後算帳」,並同意台灣人提出的三十二條要求,後來,台灣人卻再提四十二條要求,談判不斷加碼,這算誠意嗎?這合理嗎?
警察不交肇事者供群眾私刑、政府不配合不斷加碼的談判條件,群眾便打家劫舍,說他們是為民主自由而反抗貪腐政權,未免太高估了。
悲劇結果//
這十天的歷史,後來被所謂的台灣人總統李登輝加陳水扁以二十年的時間給掩埋了,然而,少了這十天,我們永遠不能理解國民政府為何出兵鎮壓。我想說的不是政府武力鎮壓百姓是被允許的,只是歷史要還原,不可只憑一面之詞。
有心政客刻意使用具有政治目的的角度去解釋歷史,造成歷史傾斜,畢竟,台灣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本省人,這種輿論霸權,往往使少數人啞巴吃黃蓮。而歷史大幅度的偏頗其強大影響力幾乎說服了所有人,甚至外省人馬英九還得每年像個罪犯似的到二二八紀念會上被吐口水。
我們期待歷史真相被揭露,因為隱瞞歷史就像一塊遮羞布,遮住羞恥,也遮掩事實,所以必須掀開,才能反省。但掀開以後,我們不需要另一塊遮羞布對我們繼續遮掩。



金盞花萃取葉黃素保養您的眼睛

葉黃素一盒30顆1組2盒售價2500元一口價買10盒優惠大盤價19000元有需要與了解給我電話/0933247612/蘇銀貴台灣黃嘉生醫恭祝身體健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