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葉以勤:我所知道的國民黨黨產歷史(6-3) 搶運黃金來台 穩住台灣金融陣腳



葉以勤:我所知道的國民黨黨產歷史(6-3) 搶運黃金來台 穩住台灣金融陣腳


姬松茸王
日本姬松茸王一盒60顆市價4000元特價2400元一口價買10盒優惠大盤價19000元有需要給我電話/0933247612/蘇銀貴台灣皇嘉生醫恭祝身體健康


2016年09月01日 07:30
葉以勤
圖為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的照片。(圖/天涯社區)
圖為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的照片。(圖/天涯社區)
蔣介石運到台灣的黃金有277萬兩!
蔣介石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分指揮將277萬兩黃金搶運來台,憑著這些黃金作基礎,終於穩定住台灣的金融,渡過難關。(圖片取自萬花鏡)
作者簡介:
葉以勤先生是陳立夫先生的姨甥,稱陳立夫為姨爸,對陳立夫的哥哥陳果夫先生,則隨表兄姐們叫大伯伯,陳果夫 先生是國民黨黨產創始者。葉以勤的先翁葉學皙先生歷任美援運用委員會、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財政部國庫署長、開發基金執 行秘書等要職。實際參與、規畫、推動九年國教與十大建設等台灣重要經建與人才培育計畫。
因家世背景關係,葉以勤先生長期聽聞 長輩講述國民黨產的來源、演變與運用,有許多第一手資料,是相當珍貴的歷史紀錄。如今目睹國民黨產被扭曲、追討,感慨之餘,振筆寫成萬言以上長文,其間可 見中華民國成立以來的種種建國艱辛以及國民黨產在關鍵時刻對中華民國的挹注與貢獻,均為首次批露。由於文長,中時電子報分5篇及最後全文1篇,共6篇,今 日刊出第3篇。
抗戰期間,一切為了救國,支援戰事。但物資缺乏,尤其是醫藥。果夫、立夫先生努力提倡研發中醫藥,成立特效藥研究所,錦德製藥廠等。生產止血療傷的雲南白藥,治瘧疾的金雞納霜等。這些都是國民黨黨營事業。
到 民國34年(1945)5月,日本敗象已現,抗戰勝利在望。以黨營事業支援抗戰的任務即將告一段落。陳果夫先生已開始規劃之後因應建設國家需要的黨營事業 運作方向。因為,從中央到各省市縣鄉鎮黨部,以及事業機構,黨工人數眾多,開支非常龐大。為了籌措黨費,所以訂定方針和規範。在重慶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 大會第16次會議中,通過「關於籌措黨費之決議案」,訂定黨營事業發展的三原則,5項方針及6大範圍。
原則第一項是:凡屬應由政府辦理者, 分別移歸政府各部門接辦,藉以減少黨部開支。第二項是寬籌基金,取其子息。或以基金投資各項舉辦各種生產事業,所獲之利潤,供給中央及省市黨部支用。第三 項原則為運用基金創辦各種事業以鞏固黨的經濟基礎。黨費基金應即全部投資於各種事業,以鞏固本黨之經濟基礎。
根據這三原則, 擬具5項方針:第一,黨營生產事業,以實踐三民主義經濟政策為原則。第二,以有關國計民生,文化教育,而同時便利黨的活動者為宜。第三,黨營生產事業應完 全依照合法手續,成立合作社或公司組織。對外不用黨的名義。第四,凡中央及地方政府,所有獎勵人民舉辦之生產事業,黨部應該儘量助黨員率先創辦。第五,各 事業機構中,所需之人員,除專門技術人才向外界聘用外,均以由各主辦黨部,就現有人員及所屬之黨員中選用為原則。六項範圍為:文化事業,電影事業,合作事 業,運輸事業,金融保險儲蓄事業,農林畜牧事業。
抗戰勝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說是無條件,其實狡猾的日本人是有條件的。 當時蘇聯派兵迅速進入東北,將日軍作為侵華後勤基地,存放於東北的軍備物資,精良的武器彈藥,先進的工業設備等,全部搜括搬遷一空。並且擄走大批日軍作為 奴工。武器彈藥後來裝備了共軍,而各地原為游擊隊狀態的共黨共軍,除了搶接收日軍及日人物資設備,也盡力破壞交通,以延長國民政府方面前往接收的時間。蔣 介石當時急切無奈,只得請求日本人幫助維持交通,並要求日方只能向國府(國民黨)投降交接。
而蔣介石相對應的,就是向國人呼 籲以德報怨,將全部日人平安遣返回國。台灣的接收工作因共黨涉入不多,也就大至順利。大部分日產當然是由國府的適當對應單位接收;若找不到適當對應單位, 則看是否在黨營事業中找適當單位接收。因此,廣播電台就只得找黨營的中廣公司。電影公司就找到中央電影公司接收,各地屬於廣播電台和電影公司的設施房產土 地、戲院,甚至眷舍也接收了。
利用對日抗戰生息壯大的中共,在蘇聯大力支援下,很快的發動武裝叛亂。而已經精疲力盡,未及喘 息的國府無力穩定經濟與民心,兵敗如山倒,失去大陸江山,退居台灣。但在最後危急之時,蔣介石在下野狀況下,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分,指揮將黃金和故宮文物 搶運來台。憑著這些黃金作基礎,終於穩定住台灣的金融,渡過難關,讓中華民國慢慢在台灣站穩腳步,成功的發展起來。國民黨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為這個國家人 民,奉獻犧牲努力,是歷史的事實。
國民黨來到台灣,確曾帶了一些資金,並搬遷了少數事業機構來,但並不是非常多。可是,為什 麼後來會有那麼多黨產資金,國民黨黨產與台灣的經濟發展有什麼關係,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大清楚。於是,污衊,謠言,沒有證據憑空抹黑,比比皆是。反覆被 引用的結果,曾參殺人和三人成虎的情況上演了。現在,居然藉著不實的傳說,立法訂定「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企圖清算鬥爭,徹底催毀國民黨。相信公道自在人 心。(待續)
(中時電子報)

葉以勤:我所知道的國民黨黨產歷史(6-4) 尹仲容怒嗆美代表:派州長來好了

2016年09月02日 07:27
葉以勤

點閱34375
尹仲容先生是1950年代穩定台灣經濟的關鍵人物,他為了要建立台灣的紡織工業,與美方發生強烈爭執。(本報系資料照片)
尹仲容先生是1950年代穩定台灣經濟的關鍵人物,他為了要建立台灣的紡織工業,與美方發生強烈爭執。(本報系資料照片)
作者簡介:
葉以勤先生是陳立夫先生的姨甥,稱陳立夫為姨爸,對陳立夫的哥哥陳果夫先生,則隨表兄姐們叫大伯伯,陳果夫 先生是國民黨黨產創始者。葉以勤的先翁葉學皙先生歷任美援運用委員會、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財政部國庫署長、開發基金執 行秘書等要職。實際參與、規畫、推動九年國教與十大建設等台灣重要經建與人才培育計畫。
因家世背景關係,葉以勤先生長期聽聞 長輩講述國民黨產的來源、演變與運用,有許多第一手資料,是相當珍貴的歷史紀錄。如今目睹國民黨產被扭曲、追討,感慨之餘,振筆寫成萬言以上長文,其間可 見中華民國成立以來的種種建國艱辛以及國民黨產在關鍵時刻對中華民國的挹注與貢獻,均為首次批露。由於文長,中時電子報分5篇及最後全文1篇,共6篇,今 日刊出第4篇。
有一種說法,說是國民黨偷了外匯的利息錢。這是外行的說法。世界各國外匯拆款是有一定的程序的,透明、有帳可 查證。國家也有主計、監察、法律等單位可監督,怎麼可能容許不法發生?而且,說實在話,如果國民黨要從我們國家取得錢財,當時黃金運來時,從裡面拿出一些 就是了,要多少都可以。何必那麼費勁,全部交給國家,然後這麼一點一滴的,冒違法風險,從中獲得小利?國民黨的資金,最初是無心插柳由受美方委託,代理美 援業務而合法得到的報酬。並不是如有些人所說是從美援中竊取來的。是合理合法取得的。
首先,必須要瞭解所謂國際間對外援助的 真相。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平白無故援助或幫助另一個國家。所有的援助,都是有所目的。有時候,是為了本身國家的經濟需要。更多時候,是要控制接受幫助的 一方,以取得政治、軍事、外交等利益。但基本手段都是完全要在他掌控之下。二次大戰時,傲慢自大的美國史迪威與蔣介石交惡。史迪威一手操控美援物資,逼迫 蔣介石自中國戰區抽調孫立人等精銳部隊,投入緬甸戰場,以致中國戰區戰況吃緊,平白多犧牲數十萬中國軍民的寶貴生命。
其實, 美方的算盤是花費極少援助,不顧犧牲大量中國軍民生命,以牽制住大量日軍於中國戰區,得以減少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的人員傷亡。當年,蔣介石在忍無可忍情況 下,強烈要求撤換了史迪威。但史迪威回到美國後,對蔣介石猛烈汙蔑,造謠醜化,影響了馬歇爾、杜魯門,導致對華政策偏頗,落井下石,發表白皮書,甚至停止 了美援。
政府初遷來台,民生經濟十分艱困。電力、交通、工業設施遭日本撤走前破壞嚴重,迫切需要零件修復。但當時外匯極度饋 乏,以致進口零件、肥料、工業原料都感困難。稅收極少,只夠負擔支出的四分之一。入不敷出,又必須穩定物價。國防軍費只好靠出售一些黃金來貼補,真的是異 常拮挶。
直到民國39年(1950)韓戰爆發,美國為了區域安全考慮,恢復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美援。必須要說明的,當時所謂的美援並不是現 金,而是以美金代購的物資、軍備、機具、零配件、農產品等。農產品包括、小麥、棉花、黃豆、肥料等民生必需物資。這些物資進口後,由中央信托局標售,所得 台幣必需存入臺灣銀行的指定帳戶。理由是,這些農產品是美國政府向美國農民購買,賣出所得應該還是屬於美國。
說實在的,也就 是美國要完全掌控這些資金。我們要使用這資金,得要擬具詳細企劃書,向美方提出申請,美方則雇用懷特工程顧問公司負責審核工作。審核非常嚴格,一旦核准撥 款後,每個月還要報告進度。父親當時在美援會的工作,主要就是擬具申請企劃書,手續繁複,加上美方傲慢自大,趾高氣揚,有時甚至干涉我國內政及財經政策, 使我方不堪其苦。我們又不是乞丐,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因此,屈辱的感覺,常在心中洶湧。唯有忍辱負重,自己奮發圖強而已。我們後來看到蔣介石的日 記,總是有「雪恥」兩字,也能體會到當時蔣介石的心境。
有一次開會,父親親見尹仲容先生為了要建立台灣的紡織工業,與美方發 生強烈爭執。尹先生拍桌怒嗆:「你們乾脆派一個州長來算了」。有尹先生的據理力爭,才有台灣紡織成衣工業的建立,成為後來台灣外銷經濟的基礎。雖然美援得 來辛苦,但確實補充了國家財政,對於當時財政情況極度不佳的中華民國台灣來說,是有相當大幫助。
但外匯仍十分短缺,進口工業 原物料非常困難。民國40年(1951)美方同意成立共同基金。也就是,美援物資出售後,將相同價值的台幣存入特定帳戶,美方就以等值的美金存入同一帳 戶,成為相對基金。當然,這個帳戶仍然由美方嚴格控管。這裡就發生了一個缺口,就是美援物資中有一些是供我方軍用的。像棉花是紡成棉紗,織成棉布,再做成 軍服。小麥做成麵粉,黃豆也是,榨成黃豆油,再供給軍用。
但當時我們政府的考量是,為了減輕廠商資金周轉,所以採用「來料加工」方式。就是 將原料交給廠商,製成成品,運交軍方,再付給廠商加工費用,並沒有將物資直接售予廠商,繳交給特定帳戶的台幣也就比較少。這就影響到相對基金中,美方所出 外匯美金也就比較少了。這是十分可惜的事。
而政府當時財政也沒有多餘的錢可補足這個缺口。這時就動用國民黨的資金,補足了這 個缺口,也就是從黨庫注入國庫,為國家增加相對基金中的台幣基金,也爭取到較多的相對美金外匯。美方當時並沒有想到我們還有這麼一筆灌水的「私房錢」。多 年後,聽說杜魯門得知有這麼一件事,曾大為光火。高傲的杜魯門以為中華民國已完全被他掌控,沒有想到我們還有這麼一招。而且完全合於美方規定,是合法的。 因為當初美方並沒有規定相對基金台幣資金的來源,只說是等值的。所以雖不高興也無法可想。(待續)
(中時電子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