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徐宗懋專欄-掀開李扁課綱三大黑箱+誰說台式民主不亡國


徐宗懋專欄-掀開李扁課綱三大黑箱


2015年07月06日 04:10
徐宗懋
松益善
松益善超級酵素一盒30條3盒1組2500元一口價買10組供30盒給您優惠大盤價20.000元有需要給我電話/0933247612/蘇銀貴台灣皇嘉生醫恭祝身體健康




資深記者專欄-掀開李扁課綱三大黑箱
日據台南玉井的歷史影像(作者提供)
高中年齡是一個人基本思想形塑期,舊的高中課綱制訂於李扁時期,肯定日本殖民,踐踏日據台灣先人奮鬥的血淚,自然應該調整,而且未來應該大幅調整。
這 裡放一張日據台南玉井的歷史影像(見圖,作者提供),下方註名「昭和16年(1941)8月26日,玉井聯合保甲婦女團結成式紀念」。這張照片令我深思良 久,因為主角是噍吧哖的婦女,照片拍攝時,已是噍吧哖事件後的26年了。這些婦女當年或只是小孩,親睹日軍殺戮恐怖場面;或尚未出生,但後來仍可聽到大人 敘說慘痛經歷。噍吧哖民眾不僅不敢多言,也同時被八田與一所代表的日本殖民神話重重踩在腳底下。不過,這張照片4年後,日本亡國,神氣的日本警官打包行李 走人,噍吧哖佃農解除被奴役的命運,獲得了自己的田地,過去被殺戮的冤屈終獲平反。去年台南新化挖出3000骨骸,一些學者證實為噍吧哖的受難者,台南市 政府對嘉南先人的劫難反應平淡,反而吹捧八田與一,等於是幫著日本殖民者,在受難先人的骨骸上再補上一刀。
明末,鄭成功驅除荷蘭人,率眾來台,也把中國福建的地名「安平」帶來,台南成了大明王朝最後的據點。1684年鄭克塽投降,施琅率兵渡海,設台灣府 隸屬福建省,台灣是中國化的地理名稱。清朝時期,朱一貴號召恢復明室,林爽文亦自詡延平郡王的繼承者。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後,先人的抗爭從未停歇。噍 吧哖事件,余清芳仍然打出「大明慈悲國」的旗號,可見嘉南百姓的中國人意識多麼深刻!嘉南平原是中華文化在島嶼的發源地!至於文化界的抗爭,林獻堂成立礫 社,宣傳中華認同,蔣渭水被日本人稱為「祖國派」,民眾黨刻意把黨旗近似中華民國國旗,至於謝雪紅領導的台灣共產黨,光復後更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骨幹分子。 儘管國共內戰導致骨肉相殘,但並不存在中國人認同的問題。即使1949年後,台灣反對派的代表菁英如郭雨新、黃順興、余登發、楊金虎等人,都擁有堅定的中 國人立場。今天的台獨並非當年黨外的延續,而是當前扭曲歷史的產物。
肯定日治 踐踏先人血淚
李扁的高中課綱肯定日本殖民。問 題是,作為台灣人,日本殖民的道德審視只存在於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不存在其他的參照面,因為我們並不是第三者,而是被殖民的當事人。一些台灣人肯定日 本統治,等於是踐踏先人的血淚,承認無能以及適合被統治,仇視國民黨並不能成為出賣先人和心靈自甘墮落的藉口。這種課綱教育出來的年輕人,許多人不了解台 灣先人的血汗付出,以被日本統治為榮,其結果就是喪失自我砥礪,面對競爭的自尊和自信心。他們碰到強勢競爭者的挑戰時,其反應淪為「你們欺負我」「我們很 可憐」「我們應該得到更好的照顧」等等,缺乏自我責任和吃苦的意識。台獨並不是年輕人天然的成分,恐懼和虛無才是!
李扁時代修改課綱,有三 大黑箱。一是肯定日本殖民踐踏先人血淚的歷史黑箱,二是未經由政黨辯論的政治黑箱,三是由幾個台獨學者開閉門會議偷偷摸摸的教育黑箱。這三大歷史黑箱、政 治黑箱以及教育黑箱,應該接受嚴厲的檢視。同時,現有修定的課綱,不僅應該貫徹執行,未來更應該大幅修改課綱,強化日據時代先人抗爭的血淚歷史教育,至於 包括八田與一的殖民建設,則應清楚說明是日本帝國擴張計畫的一部分,並以壓迫和奴役台灣人為代價,以培養未來知恥勇敢的下一代。
至於一些台灣人肯定日本殖民,覺得當三腳仔很體面,以站在日本長官旁邊為榮,就像林佳龍坦白自己以日本殖民為榮,那很好!就大聲的說出來吧!因為這會使得有關台灣歷史道德的辯論,變得更清楚,也更容易。(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徐宗懋圖文館facebook)
(中國時報)


韋安/親日史觀 害年輕人「錯亂」、「沒出息」


▲李扁執政時期修改的課綱,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修改為「日治」,而非「日據」。(圖/記者季相儒攝
文/韋安
前兩天,張大春調侃了一下時力立委林昶佐,在自己的臉書上寫道:
「我好想當日本人啊!當日本人就可以理直氣壯地霸凌台灣人了呀!但為什麼想霸凌台灣人呢?因為霸凌了你、你還感恩叫祖宗啊!」雖然只是三言兩語,卻道出台灣年輕人,時下五體投地的親日、哈日,甚至「媚日」情結
新政府對沖之鳥礁海域護漁行動趨軟之後,當初在該海域捕魚而被扣押的東聖吉船長,出來抗議表達不滿,招致年輕網民在PTT一片撻伐。留言既難聽又很「沒出息」:
「垃圾漁民流刺網、三角虎拖網改了沒?」
「台灣漁民國際有名的惡名昭彰。」
「漁民苦三小,自己補到沒魚哭三小,X的捕魚補到開雙B。」
甚至說「日本的領海去盜捕被抓怪我羅?」。
簡直站在把日本當「祖國」的立場來講話,讓漁民們聽到,不知作何感想。
但無論是批評林昶佐的「日本祖國情結」,或是苛責這些年輕人「不愛台」的過激言論,恐怕都是雞同鴨講。因為20多年來,從李登輝、綠營政客、獨派學者,早就在方方面面對台灣下一代進行成功的「思想改造」。而且從教育的源頭,在課綱裡就埋植了「親日」、「去台灣化」的歷史觀。
前總統李登輝,去年在「新.台灣的主張」一書中曾描述,被日本人「霸凌」的經歷。,當李在二戰時期,出於「愛國」,自願充當日本兵時,曾屈辱地幫日本士官洗丁字褲,還被打過耳光。還說「做日本人的奴隸,其實很悲哀」。
但在李登輝的言辭之中,又毫不迴避地宣揚和留戀,對日本的「祖國情懷」。站在的「祖國立場」,他說出「釣魚台是日本的」,根本不足為奇。
在李扁執政時期修改的課綱,「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修改為「日治」,而非「日據」。雖一字之差,但意涵卻天差地別。因為「日據」意謂無正當性地由外入侵強奪,而「日治」似乎肯定日本強佔台灣、屠殺台民係具有天公地道的正當性。這豈止是為去「中國化」和「台獨」而創造解釋空間,簡直是將台灣「日本化」
同時,從文化、教育和思想領域,向年輕人灌輸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不是掠奪、剝削與壓迫,而是一種天賜的「機緣」,是台灣進入文明、現代化的「必 要之惡」。然後一再凸顯、比較,日本人在台灣晚期殖民統治的「和諧」與「榮景」,遠比國民黨在台灣早期的高壓統治「人道」。從而塑造出一種「揚日抑中」的 主流民意,為殖民統治唱讚歌。自然而然地奠定了台灣年輕人,潛意識中發展出一種日本「祖國觀」
正因此,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心中難免會產生一種比李登輝更李登輝的「親日情結」。在反課綱運動時,參加的學生會脫口而出,如果說慰安婦是「被強迫」的,會讓日本人「不開心」。
有些人,一再強調追求「台灣主體性」和「自我認同」,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識。但透過極度的「揚日抑中」教育,造成年輕人在扭曲的「史觀」之下,混淆了根本的國族觀念,同時也抹殺了「台灣主體性」。所以年輕人罵漁民像在罵「外國人」,並不意外。
70年代保釣運動時,年輕學子勇於向美、日示威抗爭。中「台」美斷交時,以雞蛋、石塊怒砸破美國特使車窗,連特使克里斯多福的眉毛,也被破碎的車窗玻璃划傷。試問,如今的年輕時代,除了「反中」「抗中」政治正確的勇氣之外,敢於向美、日嗆聲,維護台灣的權益、尊嚴嗎?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以政治和意識形態考量,用扭曲的「史觀」,培養出年輕一代熱過頭的「媚外」情感,這種歷史蒙昧主義只會誤導台灣人民的正常認知,失去對現實世界該有的理想思維和敏感度。在現實中,也必然會遭受到極大失落和挫折。
日本331大地震時,台灣的捐款超過6億多,平均每人捐了300台幣左右。但今年0206台南大地震,日方政府和民間的捐款才一億左右台幣,以日本 1億2千萬的人口來算,每人平均捐了一塊錢台幣。兩相300倍的差距,顯然無法和台灣民眾對日本所投放的情感寄託和道義相挺成正比。而之前日本在公海上如 此野蠻、粗暴地對待台灣漁民,哪有顧及一絲綠營親日人士「台日命運共同體」的一廂情願。
沖之鳥礁事件中,一些台灣年輕網民發出,張狂、自辱國人的「不愛台」言論,只能說,扭曲的「史觀」,不僅不能讓台灣年輕人真正愛台灣,只會害得他們在國族認同、捍衛主權方面,越來越「錯亂」、「沒出息」!
●作者韋安,自由作家,資深媒體人,已獲授權刊載,以上言論不代表公司立場。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原文網址: 韋安/親日史觀 害年輕人「錯亂」、「沒出息」 | ETtoday論壇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601/708622.htm#ixzz4AKk2Hd35

誰說台式民主不亡國
2016/05/12 07:05

本篇標題是模仿張作錦先生在《聯合報》副刊「感時篇」專欄二十七年(1987-2014)的精華集結成書的《誰說民主不亡國》。其中有幾篇最是令人覺得如巨石壓心般的沈痛,例如:
I-11 讓民進黨執政,以救台灣
I-19 請王金平離開立法院
II-1 改革必消耗於內鬥?
II-10 官民合力使台灣破產
III-4 李光耀的「天下」已無台灣
III-10 台灣人民以「縱情發洩」自戕
IV-9 記者該不該有人管?
IV-13 記者要不要有「史德」?
IV-20 專業記者愈來愈難找了?
2000 年之前,台灣開始出現政論節目,當時的情景感覺到台灣好像是嚐到了「言論自由」的滋味,而且,
  • 正反雙方參與者的人數還算平衡
  • 比較以事實為依據
  • 批評的用語還算維持起碼的禮貎
記得當時是中天、TVBS(藍)及民視、三立(綠),而最讓人忘不了的是哄抬陳水扁是「台灣之子」。
過了不到十年,情況丕變。
  • 藍仍然是兩台,而綠增加了 4.5 台,東森、年代、JET綜合、2010 年底才出現的「壹電視」及公共電視(這個算它 0.5)。
  • 藍營「來賓」大幅減少,像 5/11 晚上謝震武的節目上藍只出來一人,其餘全為綠色,而且都是資深資深再資深的專業名嘴。
  • 批判依據的不限於事實了,傳聞及個人臆測都拿來說給觀眾聽。這從近年常有名嘴被告可以得證,部份名嘴甚至以自己被告案件之多為榮耀,而且大肆宣揚。
  • 批評的用語愈來愈像基層民眾的鬥嘴,甚至吵架,惡毒的用語屢見不鮮。
  • 毫無節制地謾罵元首及各級官員,但這都集中在「綠罵藍」。
在馬執政的後期,名嘴修羅劇場的藍綠台數對比發展到 2 : 6.5,如果以人頭數算,甚至到 1:20 或更嚴重。在批判的頻率及力度上綠台遠遠壓過藍台,藍台的用語及態度也斯文許多,綠台根本是不留情面,澈底剿滅。
在這麼不成比例,不合情理的言語鬥爭之下,國民黨不敗也難了。
值得注意的是,惡毒、不憑事實發言的現象都出現在綠色的場子。有幾個節目的主持人甚至以自己的主觀引導,也加入批鬥的行列,難怪張作錦先生要嘆「專業記者愈來愈難找了」。
台灣民主化了,人人昧於良心,不計口德,把言論自由運用在政治鬥爭之上。現在的名嘴修羅劇場跟大陸那些年的鬥地主、鬥土豪劣紳、鬥走資反動派的力道有過之而無不及,只差還沒肢體暴力,言語上的霸凌早已可以比擬台灣最近當紅的行業——詐騙(主要是電信詐騙)。
台式民主的「展演」絕對讓中共更加堅信:中國人不適合西式民主,更印證了鄧小平的名言「穩定壓倒一切,中國不允許亂」。如果中國大陸像台灣一樣的「民主化」,必定生亂,必定亡國。
大約二十年前,台灣還有個說法「兩岸統一須以大陸民主化為條作」。現在台灣超過半數人不贊成統一,而大陸也更加不可能民主化了。試想,13.5 億人口的中國大陸,要是像台灣這樣每天批鬥政府官員,尤其專業名嘴及偏頗的主持人以煽動的口吻進行「政論」的激盪效果肯定讓中共避之唯恐不及。
台灣竟然在廿世紀末期開始,假民主化之名行共產黨早期奪權式的鬥爭手法,這不是真民主,不是真的西式民主,勉強給個名稱,叫「台式民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u